木叶48年,10月10日,宇智波的族地。

    夜色深沉,万籁俱寂;一轮圆月高悬洒下皎洁的月光,好似一层银纱笼罩大地。

    一只乌鸦在空中掠过,落在了宇智波族地边缘的一栋两层木屋的屋顶上。

    不过此时在屋顶上已经聚集了一群小动物;有三只毛色各异的野猫,在它们的不远处则有两只皮毛油亮的大黑耗子。

    还有五只乌鸦,一只猫头鹰,以及一条小白蛇。

    古怪的是这些小动物相处和平,猫没有去抓老鼠,猫头鹰没有去抓蛇,皆都安静的聚在屋顶上一动不动。

    屋顶下,在二楼的一个房间内,一名男孩盘腿坐在榻榻米上,一缕月光从窗外照在了他身上。

    男孩名叫宇智波渊,是一名忍者学校的五年级学生。

    房间内静谧无声,如果有忍者在此就会发现无法感知到宇智波渊的气息。

    如无意外,今夜依旧会是一个平常祥和的夜晚。

    然而一声巨吼打破了宁静的夜色,整个木叶村从睡梦中惊醒。

    接着,整个木叶的忍者便感受到了一股山崩地裂般的狂暴气息出现。

    房间内,一阵轻风忽的刮起。

    轻风如一团漩涡急速旋转,其中心就是宇智波渊。

    这一刻,月光在他周围呈现出偏折扭曲的奇异现象。

    下一刻,轻风消散。

    宇智波渊睁开了眼睛,房间内顿时一亮,两道明亮的光芒在他眼中射冲而出。他的眼睛此时宛如两颗晶莹的宝石,散发着灿烂光辉。

    “这股不详的查克拉……是九尾。”

    感受到那股笼罩整个木叶村,充满愤怒暴戾的恐怖查克拉,宇智波渊神色复杂的轻声自语道。

    按照命运的既定轨迹,九尾之夜到来了。

    宇智波渊眼中的光芒缓缓散去,在他的视角中可以看到四周有一股由五颜六色光点形成的烟雾正在消散。

    这些光点就是火影世界所谓的自然能量,也就是所谓的天地灵气。

    一个只有宇智波渊可见的个人属性面板出现在他眼中。

    姓名:宇智波渊。

    体质:中等 66/100(你的身体强壮程度已经超过忍界大部分忍者了。)

    生命值:3660/3660(健康、精力充足)

    精神值:5820/5820

    查克拉:6380/6380

    威望:平平无奇的的你现在只是一个无名小卒。

    宇智波渊是一名重生者,前世的他正在开发一款山寨火影游戏,在连续多日的熬夜加班后忽然眼前一黑,等到再次醒来,他便成了一名刚出生的宇智波婴儿。

    然后,他前世所开发游戏中的人物属性面板在他眼前打开;而与人物属性面板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个金色礼包。

    打开礼包,内中是他在游戏开发中刚刚设定出的最高秘技,就是他如今修行的《仙人·究极进化》。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随即房门被猛地打开,一名长发凌乱的美貌妇人惊慌无比的说道:“小渊,九尾暴走了,我们快去村子的避难洞。”

    在女人的怀中还抱着一个睡眼朦胧的女孩,她们就是宇智波渊这一世的家人;母亲宇智波丽和妹妹宇智波泉。

    父亲是宇智波的赘婿,已经在几年前的战争中牺牲。

    刚被母亲叫醒的泉一脸的迷糊惺忪,看到宇智波渊出声叫道:“哥哥。”

    宇智波渊露出笑容宠溺的揉了揉她的脑袋,“泉,不要害怕,有哥哥在,哥哥会保护你和妈妈的。”

    “嗯,泉不怕。”

    一家三口朝着族地外奔去,一路上可以看到族人们匆忙慌乱的身影。

    “那就是九尾!”

    一出族地,一家三人不由停下了脚步,远远便可看到一头如一座山般巨大的恐怖凶兽,九条尾巴铺天盖地的甩动着。

    山崩地裂般的巨大声响中,九尾正在疯狂的破坏着村子。

    “族长。”

    “是丽啊,赶紧带孩子们去村子的避难洞吧。”

    听到对话声,宇智波渊扭头看去,便看到在族地大门口出现了一大群全副武装的宇智波。

    族长宇智波富岳率领警备队正准备前去支援,阻止九尾的暴走。

    这时,唰唰唰的风声中,十多道身影忽的闪身出现。

    “团藏大人有令,宇智波警备队所有人不得离开警备队一步。”

    一队带着面具的根部忍者挡在了宇智波警备队的前方,他们个个如临大敌般充满戒备,浑身散发着冷酷的气息,似乎只要宇智波们不听从命令,立即就会动手。

    “什么!”

    “村子这是什么意思?”

    “村子这是怀疑我们宇智波一族吗!”

    闻听到村子这个充满不信任和敌意的命令,高傲的宇智波们愤怒了,纷纷出声怒骂。

    宇智波富岳的脸色同样变的十分难看,眼中闪过愤怒。

    他知道这是村子对宇智波的防备,担心宇智波会趁机用写轮眼控制九尾。

    宇智波一族与村子互相猜忌,双方在暗中一直有着交锋。

    但是现在村子直接撕开了遮掩,表明了对宇智波的不信任,双方之间的裂痕自此将进一步扩大。

    宇智波富岳神色阴晴不定,沉默不语。

    在他身后,一众警备队队员纷纷用不善的目光盯着根部忍者。

    根部忍者都是没有感情的冷血工具,面对宇智波警备队强悍气息的压迫,他们没有一丝退让,凌厉杀意毫不掩饰的散发出来。

    一时间,双方陷入了剑拔弩张的对峙中,杀气在激烈的碰撞。

    “哥哥。”

    宇智波泉小脸煞白,脸上露出了无比惊恐的表情;她受到了根部忍者们的杀气影响。

    宇智波渊急忙一把握住她的手,一股查克拉温和的流入她体内帮助她安定心神。

    看到妹妹泉的脸色恢复正常,宇智波渊目光转向根部忍者,脸露不屑道:“泉,不要害怕,那些家伙只是区区一群杂修,我们宇智波是最强的。”

    宇智波渊的话清楚的传入在场所有人耳中,警备队众人纷纷向他投以赞赏的目光。

    根部忍者们的目光被面具遮挡,但是杀气却如潮水般涌向宇智波渊。

    “小渊。”母亲宇智波丽有些担心的看着自家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