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月关成为执法者,在主神殿内生杀予夺

  嗖!嗖!嗖!
  一道道流星从空间通道内钻出,向着主神殿而去。
  只是相较于平常的密集,明显要稀薄了一些。
  很快,失重感消失,黄尚睁开眼睛,眉头一扬。
  熟悉的传送广场,他至今也算经历过七个世界了,每次都落在相同的传送广场上。
  可问题是,不对劲啊。
  为什么还是低星级?
  为什么只有自己一个人?
  他看向掌心的星纹。
  首先就看到了四颗闪闪发亮的星辰,跟钻石似的。
  以前只是印记,彰显身份。
  现在是镶钻,同样也彰显身份。
  这是怕被洗?
  黄尚摇摇头,看向提示:
  “编号89757晋升四星级。”
  “自动进入高星级区域,无法回归低星级区域。”
  “星纹储物空间增加三百立方米。”
  “星级权限提升,可以申请建造驻地,获得驻地规划、进入材料市场、招募建造工人等等权限。”
  “主神殿内住宿条件提升,别墅升级,内设训练强化升级,可移入驻地,完整驻地可完全取代住宿。”
  “主神殿内停留时间延长。”
  ……
  在三星级也压了一段时间,只要安然归来,升四星是必然的事情。
  若不是星级无法连续升级,必须在每一个星级内停留至少一次历练,黄尚本体的领域也没有完全打磨完毕,五星都是轻而易举。
  不过关键的是,四星级的他,为什么还在低星级?
  并且一同回来的天骄联盟、副会长、魔形女她们人呢?
  黄尚倒也不慌,继续看了下去。
  首先是风云世界的结算:
  “编号89757未完成主线任务,参与天下第一武道会,获得相应的名次。”
  “编号89757完成隐藏任务,触摸龙脉。”
  “编号89757完成隐藏任务,令龙脉崩毁,共断去三节。”
  “编号89757完成支线任务,阻止龙脉回归神龙体内。”
  “隐藏任务和支线任务完成有异常,神魔将军评价极差。”
  “综合评价降低。”
  “综合评价为合格,奖励:轮回点5000点,四星级紫色契约之力*1,四星级蓝色契约之力*5,四星级白色契约之力*10。”
  “主线任务未完成,第一次惩罚:扣除3000轮回点,累积惩罚额度30点,累积惩罚额度到达100点,需进入战争世界或成为第三批轮回者,洗刷惩罚额度。”
  “编号89757为上校,评价仅为合格,无功勋点奖励。”
  “编号89757契约人物-无名,无名未完全转化人物卡,获得功勋2000点,转化完成后补齐全部奖励。”
  ……
  “黑魔,还向主神殿打我的小报告么?”
  看着神魔评价极差,黄尚差点笑出声。
  不是评价极差,是体验感极差。
  不过从神魔评价来看,主神殿对于神魔的身心健康还是有关怀的。
  惠而不费的事情,做得很六,那些喜欢钻营的,也可以通过讨好神魔,提高评价。
  反正都是轮回者之间的压迫欺压,自己斗去。
  但轮回者也不傻,更不会任由欺凌压迫。
  终于这一天,他们挺起腰杆,举起武器,开始反抗了。
  于是乎,主神殿也立刻采取措施:
  “编号89757被选为主神殿执法者。”
  “获得权限:自由来回高星级与低星级。”
  “获得权限:每次诸天历练后,可抹除掉一次主线任务的失败惩罚,不用可积累,可对他人使用。”
  “获得权限:每三次诸天历练后,豁免一次战争世界的征召,不用可积累,可对他人使用。”
  “获得权限:位于主神殿内,可获得执法之力,申请攻击权限,直接攻击叛逆轮回者,叛逆轮回者可以反抗,掉落遗物盒不可私自开启,更换为执法点奖励。”
  “执法者可升级,目前执法点0,晋升下一级惩戒者需100点。”
  ……
  “这些权限!”
  黄尚倒吸一口凉气。
  没吸到。
  “醒醒!”
  他体内的神魂戳了戳凉气酱,凉气酱巡逻累了,正打着瞌睡,一个激灵跳了起来,配合演出,倒吸进嘴里。
  主神殿给予你这么大的福利,怎么能面无表情,一脸淡定?
  自然要倒吸一口凉气,脸上露出大喜之色。
  毕竟这一步迈出,就代表从“民”变成了“官”。
  而且这个“官”,还能升。
  这是比起军衔都要困难太多的权限,主神殿会选中他,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他是新兴势力的首脑,决定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影响着一群有潜力有实力的低星级轮回者。
  其次,风云世界最后,他以悲怒权杖毫不迟疑地对无名出手,不惜得罪所有剧情人物,引发全民敌视。
  这说明,哪怕月关对诸天献祭天意,对剧情人物善行契约,与剧情人物眉来眼去,但还是好轮回者。
  对于这种好轮回者,自然要投桃报李。
  执法者权限安排上,从今以后,你就是主神殿的官了,更要维护主神殿的利益。
  黄尚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回到低星级。
  这是要让他维稳。
  行吧……
  黄尚举步,朝着传送广场外面走去。
  刚刚出了广场,正式来到低星级区域的街道,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叫骂和打砸的声音。
  “回家!我要回家!呜呜呜!”
  “我们不要再进入诸天了,什么狗屁历练,就是绑架犯逼着我们去杀人,祖安话!”
  “大家一起砸了这鬼地方!祖安话!”
  “祖安话!”
  ……
  低星级的炸弹爆开了。
  显然轮回者们已经知道,自己是怎么进入主神殿的。
  然后机器仿真人被无辜波及了。
  黄尚一路走来,发现不少机器人的残骸落在两侧的草坪上,有些仿真皮肤下的电子眼,还在闪烁,透出凄凉之色。
  平日里,这座空荡荡的城市里,最主要用来活跃人气的,就是来来往往的机器仿真人,承担着必要的服务。
  不要误会,服务是必要的,不是娱乐区的那些花样。
  而在主神殿内,轮回者是无法互相攻击的,机器人却可能被伤害,再加以修复。
  只是这些机器人毕竟是主神殿的“工作人员”,所以轮回者是有敬畏之心的。
  现在嘛,则被当成了发泄工具。
  黄尚摇摇头。
  上来打砸吼骂的,都是乌合之众,上不了台面。
  并且大多数是无星级轮回者,憋屈地蜗居在公寓里,想着主神殿是如此对自己不公,现在找到了机会,那还不赶紧刷一波存在感?
  目光所及,一星级轮回者都很少,别说二星和三星了。
  初生牛犊不怕虎。
  这回是贬意。
  而眼见黄尚走过来,立刻有人走过来,递出一张传单似的东西。
  确实是传单,上面浮现出活动的画面,就像是施加了魔法,不断循环播放着什么。
  “哥们,刚刚从诸天回来?快看看吧,主神殿的罪状,我们不是被复活的,是被绑架进来的啊!”
  黄尚理都不理,直接走过,那人急了,挥舞着传单,就像是在挥舞正义:“是真的,信我啊!”
  黄尚是信的,那传单里面肯定是反抗军安排的后勤向轮回者,纷发的证据。
  但刚刚当了官,总要给主神殿一个面子。
  不看不看。
  可那发传单的轮回者眼珠一转,望向黄尚的手掌。
  虽然看不清楚掌心里面,但似有星纹光芒。
  星级强者!
  换成以前,他肯定避着走。
  可这一刻,心中的慷慨激昂,让他认为自己有义务,提醒这些前辈真相,竟然伸手上来拉他,一定要把传单发到。
  然而手距离黄尚的衣袖还有一尺的距离,就被一股无形之力阻止住,怎么也接近不了,好似是咫尺天涯。
  眨眼间,前辈就已经消失在拐角处。
  他顿时怅然若失,捏着传单,目光一转,又看向了下一位路人:“真相!主神殿欺骗我们的真相,快来看啊!”
  ……
  对于之前热心的新人,黄尚没有如何,可当他接近天骄联盟的总部时,却皱起了眉头,眼中露出冷色。
  因为那里正传来巨大的喝骂声。
  “为什么不站出来为我们讨公道!”
  “蛇鼠一窝,你们肯定早就知道了,故意趴在我们身上吸血是不是,天骄点卖得那么贵,还搞饥饿营销,祖安话!”
  “走狗!走狗!主神殿的走狗!”
  “祖安话!”X99
  天骄联盟的总部,被围住了。
  事情来过突然,本来大家吃着火锅,喝着奶茶,跟各大世界的剧情强者聊天吹牛,小日子过得潇洒自在,结果外面突然叛乱了。
  高层立刻开会,然后发现,这个时机很不巧。
  老大带着夜袭狩猎两队、玩家、天灾和林光英,去了高星级世界,即便是历练完成后,也不会回来了,在高星级区域安家,为他们打前哨。
  而许悦的凤凰传奇和冯莫的无尽团队,作为元老,此时也都在诸天世界里面。
  同样的高层元老,就剩下林阑的无悔团队和阿伟的不死团队。
  林阑唯有乾纲独断:“暂停接取天骄契约委托,并且发下通知,劝阻联盟成员收下外界的传单,以此表明态度!”
  林阑、南丁、叶闲、班涛四人,是跟着黄尚最早的小伙伴。
  在管理能力方面,林阑略逊于许悦,但也绝对是人才,上下安排得井井有条。
  主要他在不经意间获得了关于叶闲的某些真相后,大醉一场,将团队名称定为“不悔”后,变得坚强起来。
  男人总是因为女人而成长。
  嗯……
  而林阑所下的第一个决定,看似是做鸵鸟,拒绝接受真相,但实际上,根本不需要收外面的传单,联盟内部早就看过那触目惊心的真相了。
  因为哪怕发明家在历经千辛万苦后,成为了后勤向轮回者,许多发明创造成为了联盟的专属福利,但由于偏向的不同,再加上高星级的品质保障,众人依旧在用阿兰迪斯的物品。
  他们通过分析,知道那是真的,同样是恼火万分。
  可如今在低星级有了举足轻重的联盟成员,做事之前却要三思而后行。
  就算要反抗,也要有组织有计划,而不是一腔热血,被别人当枪使。
  所以林阑的这个命令很是巧妙,相当于盖上了一层遮羞布。
  哪怕主神殿知道他们知道,他们也知道主神殿知道他们知道,但中间隔了一层,性质就不一样了。
  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不知道是谁带的节奏,从昨天开始,数百轮回者聚在总部门口,要求他们主持正义。
  不出头,就是走狗。
  “我们动了别人的蛋糕,根基尚浅,这是趁机要我们死呢!”
  阿伟抚摸着魔刀千刃,吹了个口哨:“契约商会外面很安静啊!”
  林阑冷笑一声:“他们在低星级都快被我们整残了,现在也只能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狗屁的老牌势力!”
  正骂着,身后传来一道声音:“虽然手段下作,但如果节奏被带起来了,真的很麻烦啊,现在联盟里面有些成员,就有说辞了,询问态度什么的……”
  林阑转身,看着来者:“阿大啊,你们回来了?”
  阿大点点头,身后走出了阿二、阿三、阿四、阿五。
  太阿团队归来。
  众人看着,有些名盲,分不清哪个是哪个。
  葫芦娃还有颜色区分呢,你们这有点过分。
  主要是名字太返璞归真,每次开会都会下意识地遗忘他们。
  你看看,取什么不好,偏偏为了博取眼球,取这种名字。
  阿大见到这种表情,十分平静。
  换成以前,他还会试图说一说真名,但每次说时都被因果律打断,就放弃了。
  当然,调侃归调侃,太阿团队也是元老级高层,平日里和许多成员关系密切,此时所言绝非无的放矢。
  林阑和阿伟对视一眼,脸上都有些沉重。
  这种关头,是相当难办的。
  如果激进,难免被幕后之人当枪使,被主神殿打压;
  如果畏缩,那又容易人心散乱,让许多人失望离开;
  天骄联盟根基浅薄,至今的成员也不过一百三十多人,走的是求精不求多的路线。
  这个敏感时期,如果真的被煽动了,走他个几十人,对于接下来契约天骄的委托,都有极大的影响。
  真要把主营业务丢了,那不仅是重创,分崩离析都有可能。
  这就是根基浅薄的新势力,一旦冲击到来,就会发现自己很不耐操。
  “把天骄点兑换了,把轮回点还回来!”
  “对对对,我们不要那什么狗屁天骄点了,把轮回点交出来!”
  而下一刻,当外面一嗓子喊出时,众人终于变了。
  天骄点,是无情建议,黄尚采纳,最终推出的一种联盟内部货币。
  想要委托天骄联盟的成员契约天骄,不是付出轮回点和契约之力,而是先兑换天骄点。
  看似多此一举,实际上其中大大的有利可图,性质有些像比特币,却又更加具备权威性。
  毕竟这里是主神殿,不是地球,可没有什么监督机构,势力存在就是监督。
  如今在小规模的市场内,已经有天骄点的倒卖和转让,形成了一个利益链,每次天骄点兑换时,也有了黄牛来排队。
  好发展。
  一旦这个利益链壮大,那么天骄联盟的隐性盟友就会增加许多,那些在上面牟利的轮回者,都要阻止联盟垮台。
  当然坏处也有,就需要无情费心解决了。
  经济学的研究方面,黄尚是交给懂行的无情操盘,这位古代的四大名捕,学习起现代知识来奇快无比,俨然是一位专家。
  可现在,对方开始对着这个领域下手了。
  一旦天骄点失去效用,那才是雪崩。
  “各位前辈,非常时期,当用非常办法!”
  就在这时,一道清朗温润的声音响起。
  众人侧目,就见一位书生气质的的男子,跟在阿大他们身后,走了进来。
  阿伟心思很细,略加回忆后,恍然道:“你是那个十天进一次世界的狂人刘秀?”
  刘秀抿嘴一笑:“狂人之称不敢当,我只是对诸天世界兴趣更大而已。”
  林阑点头:“那也很了不得了,我们才经历一个世界,你已经经历了两三次历练,想必很快就能赶上来了。”
  低星级区域中,主神殿没有严格规定轮回者进入世界的时间,有的是最长停留时间,在时限到达之前,随时可以进入。
  而大部分人都会珍惜这段来之不易的休息时间,也有一些狂人略加修整后,就迫不及待地进入诸天。
  刘秀就是这样的人。
  此时的他,俨然已是一星级巅峰轮回者,气势不凡,距离二星级都只有一步之遥,实力大致等于天龙世界的许悦许峰夜莺无缺。
  这种成长速度相当惊人。
  更惊人的是,刘秀每次在主神殿中停留时间极短,进出进出进出,以极快的速度追赶上来,同时精神奕奕,没有半点心理问题,在申请加入联盟时,才得到了认可。
  此时刘秀就指着外面那带头之人:“这个人我认识,我还是新人时,就碰到他们想要契约天骄,结果检测后被联盟拒绝,怒气冲冲地离开,当时是几个人同行,现在死的就剩下他一个了,怕是要胡乱怪罪我们!”
  林阑、阿伟和阿大看过去,果然从那人的眼中,看到了无法掩饰的仇恨之色。
  这种仇恨,说不定是将同伴死亡的债算在他们头上,完全不讲道理。
  不仅是他,还有七八个叫囔得最起劲的,都是以前被拒绝契约的。
  黄尚要求的善行契约,就是善行契约,绝不是挂羊头卖狗肉。
  也正因为联盟上下,较重感情,面对主神殿的作为,他们才会感到极大的不满,有蠢蠢欲动之势。
  真要是冷血自私之人,反倒没这个事了。
  刘秀道:“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必须解决这些领头者!”
  林阑皱眉:“怎么解决?主神殿内不允许互相攻击,他们不就是仗着这点,在外面恶心我们吗?”
  正常情况下,一群以无星级为主的轮回者,哪里敢跟一群三星级的强者放肆?
  可一旦无法互相攻击,别说三星,就算是神魔来了,他们也能高高竖起中指。
  当然,这是情绪被煽动起来,大脑失了智,完全不顾事后报复了。
  入了一星级,就有了身份,外面是见不到的。
  而刘秀道:“无星级在主神殿内的地位,与炮灰无异,现在他们又加入了乱党一派,我们出手,说不定可以直接杀了为首者,以儆效尤!”
  众人变色。
  在主神殿内痛下杀手?
  这可是开了先例了!
  关键是不可能啊,如果主神殿要破例,早该有通知了。
  可星纹内却是安安静静,恐怕忙着处理真正的叛乱,根本顾不上这种小场面吧?
  刘秀环视众人:“各位,小弟不才,愿意一试,无论如何,都要将对方嚣张的气焰压下去!”
  林阑迟疑了一下,考虑到刘秀临时工……新人的身份,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
  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下不了台,也可以自罚三杯,把他开掉。
  成熟的领导思维。
  “好!”
  “多谢信任!”
  刘秀点点头,向外走去,步履稳定,完全不像是面对几十个群情激奋的喷子,而是旅游踏青。
  而当刘秀走出,趴在结界外喝骂的众人先是一静,不少人下意识地拿出键盘,但想想这里是真人对线,又悄咪咪地收了起来,只是把头躲在后面。
  为首的几位倒是十分坚定,尤其是叫得最凶的人,看着刘秀,先是一怔,然后仔细打量,突然愣了出来:“是你!是你!”
  刘秀看着他:“是我!怎么了?”
  领头者语塞。
  他和刘秀也就见了几面,之所以记忆犹新,是因为那次被天骄联盟拒绝,自己觉得失去了成为星级强者的机会,此后几名同伴依次死去,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都怪这个吃人的组织,而刘秀恰恰是在天骄联盟总部前与他起冲突的。
  可这似乎没法当成理由来说,他急中生智,勃然大怒,口水向着刘秀喷去:“走狗!主神殿的走狗!”
  别问,问就是走狗。
  刘秀冷冷地看着这个人,实际上心中根本不感兴趣。
  身为诸天卧底,他之所以要挺身而出,为的就是让轮回者乱得越厉害越好。
  所以这一刻,刘秀突然高高举起右手,手心向外,露出一枚闪亮的星辰印记,高呼道:“请主神殿放开不能互相攻击的限制,让我除去这些带头挑拨的恶徒!”
  哗啦!
  众人向外散去。
  有些胆小的直接就溜掉了,但大部分先是羡慕嫉妒地看着那个印记,然后又有些恐惧地等待着。
  下一刻,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领头者哈哈大笑起来:“主神殿顾不上这里了,今天我们就要揭穿天骄联盟的真面目,把十个天骄点的兑换价还我,一千五百轮回点!”
  十点天骄点的价值只是一千轮回点,哪怕急着契约,等不到官方兑换,或者被黄牛抢去,在黑市上顶多也只会上浮百分之二十,这一下升了近半,就是趁火打劫。
  而且不仅是他一人。
  “还有我!给我五百轮回点!”
  “我!我!我要八百!”
  ……
  这才是这群人真正目的。
  没有好处的事情谁干啊?
  刘秀看着星纹印记,露出失望之色:“主神殿啊,难道你就让这群垃圾放肆吗?”
  “当然不会!”
  正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响起,传遍总部内外,压过了沸腾的咆哮,清晰地响在每一个人的耳边。
  “老大?!”
  “盟主!!!”
  众人惊喜交集,又感到不可置信。
  月关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低星级可以去高星级停留,高星级是无法下来的啊!
  但事实就是,一道身影出现,来到了天骄联盟总部大门前,背负双手,俯瞰着每个人。
  刘秀赶紧偷偷打量。
  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
  关键在于,就是他契约了自己的偶像,三元魁首,大宋的宰相,黄裳?
  “呦!这不是契约了黄裳和石之轩的月关吗?你运气那么好,混得挺牛逼啊,可再牛逼,还不是主神殿的走狗?”
  领头者先是一惊,然后挺起了胸膛,怒骂道:“狗东西在我面前装什么装,把轮回点拿来,否则我们天天来这闹,对了,现在不是一千五百点了,你那么有钱,给两千吧!呸!”
  他一口痰吐过去,又高举右臂,就差一个火炬了。
  “轮回点!轮回点!轮回点!”
  身后的群众再度高呼起来,群情激奋,又要往前冲。
  那股择人而噬的势头,让刘秀都不禁往后退去。
  不是胆怯,而是不愿意被口水洗礼。
  可下一刻,刘秀的脚步突然停下,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因为他看到,这位创建天骄联盟的传奇人物,手轻轻一探,隔空按在了领头者天灵盖上。
  嘭!
  那个人飞出,在半空整个脑袋就炸开,一个遗物盒干脆了当地掉了下来。
  四周顿时安静下来。
  所有叫嚣的轮回者,都像是被掐住脖子的鸡仔,尖叫被硬生生憋了回去。
  怎么可能?
  主神殿内明明无法互相攻击,他为什么能够出手杀人?
  有这个特权,岂不是在殿内生杀予夺?
  就连刚刚提出这个设想的刘秀,都震惊得瞳孔收缩,浑身发寒!
  然后就见这位殿内杀人的盟主,转过身来,看向自己,微微一笑:
  “年轻人,不错!”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