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厉少的蜜宠小娇妻(47)

  乔晓念坐在副驾驶座里,从后视镜看到厉墨寒呆呆地杵在原地,心中再次泛起噬骨的痛。
  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這样选择,可是她怕,怕被人彻底捅破这段不能公开的关系,怕他的名誉会重损。
  乔晓念想着,眼圈又红了,眼泪无声无息地流了出来。
  “嘟嘟~~”
  手机突然响起来,乔晓念用手背擦了擦脸上的泪,从小皮包里拿出手机。
  看清上面的来电是“妈妈”,乔晓念好半天不敢接通,她怕一接通,妈妈也会质问她跟厉墨寒的关系。
  傅子昂一言不发地闷声开着车,心里也是乱的很。
  酒会上唐乐所说的话实在令他震惊,他不相信心爱的姑娘会跟她的小舅舅有什么暧昧关系,她那么可爱漂亮,开朗善良,怎么可能会去做拆散别人婚姻的第三者。
  一定是那个叫唐乐的女人故意在污蔑乔晓念!
  可是为什么现场有人附和她的话,而且听他们的意思,他们看到了“确凿”的证据。
  还有厉墨寒看他的眼神,带着一股浓浓的敌意,就像是在看情敌一样的阴冷。
  “子昂......”乔晓念的手死死地抠着座椅的边缘,红唇微微动了动:“我不想回家,你把我送到附近的酒店行吗。”
  傅子昂眼角余光能够清晰地看到她煞白的小脸布满泪痕,他的心口刺痛了一下:“为什么不想回家?你是在害怕什么?”乔晓念现在反常的令他生疑。
  “我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乔晓念艰涩开口。
  “那去我的公寓。”傅子昂说道:“你一个人住酒店我也不放心。”
  ——-
  乔晓念最终还是跟着傅子昂去了他的住处。
  一进门,傅子昂便冲到冰箱前拿了冰块,用手帕包着,紧张地替她冷敷已经红肿的脚踝。
  “还疼吗?”
  看着细心动作的傅子昂,乔晓念的心里满是感动:“好多了,谢谢你子昂。”
  傅子昂用冰块帮她冷敷了一段时间后,又拿来消肿的药物和一杯温开水:“把药吃了明天应该就能消肿了。”
  “嗯。”乔晓念点点头,接过水杯和药物,正要把药物往口里送,忽然,一阵恶心的感觉毫无征兆地翻涌而来,反胃的她想吐。
  她想压下这股突如其来的恶心感,可越想咽下去,恶心的感觉就越加强烈。
  “砰——”
  水杯掉在地板上,碎了一地。
  乔晓念再也忍不住,不顾扭伤的脚,直接冲进厕所趴在马桶上剧烈地呕吐起来。
  “晓念。”傅子昂忙跟过去,轻轻拍着她的背,担心地问道:“是不是因为没吃东西,胃不太舒服?”
  “呕。”乔晓念想要回答他的话,但恶心感再次上涌,她又是一阵干呕。
  直到吐的只剩下胆汁,她才停了下来,无力地摇头:“我不知道,莫名其妙就一阵恶心。”
  傅子昂看她虚弱地瘫在地上,俯身将她抱起:“要不要我带你去医院看看,我有点担心你的身体。”
  “不用。”乔晓念弱声道:“我喝点温开水就好,最近可能饮食不规律导致的。”。
  傅子昂把她抱到沙发上,“听话,现在十点不到,我让家庭医生过来给你看看,顺便让他带两份口味清淡的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