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算今天吗?

  屋内只留下,绯洛、幕水兰、洛乘跟禹小眸。
  四个人都是知道内情的人,开口说话也是方便的。
  “我已经找到那个神秘人了,并且有方法拿到解药,我现在只想知道我哥能等几天?”绯洛开门进山的直接谈道。
  “两天。”幕水兰虽然年仅十五岁但是医学方面确是比好多成年名医都要厉害。
  “两天,算今天吗?”他之所以要问得如此细致,就是希望嫣嫣可以与嫂子多相处一段时间。
  因为……
  自己接下来的决定很可能害得他们阴阳相隔。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去给予他们一些时间。
  想到此,绯洛漆黑的眼底一片浓雾,渲染得都是悲伤的情绪,只是一瞬间他便收敛住表情。
  “不算今天。”幕水兰回答道。
  不算今天是一种幸运吧,可是仅仅剩两天这样的消息让禹小眸有些崩溃。
  禹小眸姣好的面容憔悴、忧愁,开口想再了解些关于解药的事儿,“小洛,你……”
  却被绯洛打断,“嫂子,放心,有我在。”
  他坚定的说话语气与不容置疑的气势,让禹小眸禁了声音,“……好。”将喉咙里要说的话通通咽下去。
  她相信绯洛。
  话音刚落,禹小眸的眼睛不经意间扫到幕水兰的身上。十五岁活泼开朗的小姑娘最近被绯黯的事情折磨得有些沉默寡言了。
  不禁叹了一口气,她突然想到一件事情,犹豫得看了看绯洛,最后还是踌躇得开口:“……小洛,你跟我来一下。”之后往门外走。
  绯洛不置可否,默默的跟在身后。
  到了楼下的小花园,确定旁人听不见他们讲话,禹小眸才皱着眉头停下脚步。
  “小洛,那个女人真的是洛玫吗?”禹小眸开口问道,眉头拧在一起。
  在这个角度可以看到,那个带着嫣嫣玩的女人,让人惊艳的容貌确实是洛玫的脸无疑,但是性格看起还是与洛玫不同。
  那女人……,禹小眸抿了抿唇。太过柔弱了,那身子骨一看就是娇弱的。心中评价着。
  禹小眸又想起刚刚嫣嫣对那女人的称呼,疑惑得问,“刚刚……,我听嫣嫣叫她云柔阿姨?”
  绯洛的目光丝毫没有落在那娇柔婀娜的身姿上,漆黑的眼底流露出异样的琉璃光彩,“她是洛玫,也不是洛玫。”
  “什么意思?”禹小眸不解。无法参透他的意思。
  “她有着两个人的记忆,可能灵魂是洛玫吧。”
  禹小眸闻言震惊得看向远处那抹倩影,“还有这种事?”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绯洛抿唇苦涩的笑,冷峻俊朗的脸部曲线棱角分明。
  禹小眸叹了口气,拍了拍绯洛的肩膀,“所以你准备跟这个洛……”还真不知道叫洛玫好,还是叫云柔好。
  “叫她云柔吧。”绯洛淡淡的开口。
  禹小眸点点头,“所以你准备跟云柔在一起了?”有些干涩的眼睛睨了他一眼,眉毛微微挑起,“末小鹿呢?”
  “当时不是选择带末小鹿一起走吗?”禹小眸问道。一周前绯洛离开古末岛,她记得他有带末小鹿一起走呀。她以为末小鹿与幕水兰之间,绯洛选择了末小鹿的。
  “当初带她走,只不过是为了引云柔去炎夏。”本想探探她的身份,看看是谁派来的,没想到她真的是洛玫。
  绯洛转身,背对着那头玩闹着的一大一小,下午的阳光投射到他的身上,拉出长长的影子。
  禹小眸可以感受到身边这个人的落寞,虽然他极力掩饰。
  “你们绯家的男人真是一个比一个算计。”禹小眸叹了口气,眸光流转。后边的话她没有说出口,其实她还想讽刺一句,那句话就是:最后都把自己搭进去了吧。
  “你来之前……”禹小眸开口,却见绯洛一直背对着自己,向另一个方向看。
  她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那里正是末家主宅的位置。
  她要不要告诉绯洛,在他回来之前,末小鹿正巧刚走?
  随后,她无奈的摇摇头。还是不要说了吧。
  禹小眸又一次拍了拍他的肩膀以试安抚,语重心长地道,“……小洛,人生可以选择的机会真的很少。”
  之后,径直离开。
  她这一生做过两次重要的选择,一次是选择生下那两个孩子,一次是选择等待。
  最后的结果是——她都选择对了,她很幸运。
  她生下的两个孩子不是什么坏人侵占下来的产物,居然是绯黯的!
  她苦苦等待着那个被世人都说已经死亡的男人只是失忆躲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最终她幸运的等到了。
  她的选择都是对的,也希望自己这个弟弟的选择是对的吧。
  虽然这样希望着,但她还是不免摇摇头。
  余光看了眼院子里,一大一小的两个漂亮人,那个娇弱的身姿正蹲在地上不知道给嫣嫣讲述着什么故事。
  一个灵魂,两个记忆?确实是不一样啊,与当初的洛玫大大不同。
  绯洛的影子慢慢拉长。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站了多久,只是感觉天色都已经暗了,那边灯火通明,霓虹闪烁。
  但,唯独那间卧室,迟迟没有亮起光来。
  那间卧室,他爬过无数次,使尽浑身解数躲过末家守卫,一次又一次的偷偷进去。
  但是从今以后,他再也不会那样做。
  漆黑的眼底宛若即将到来的星空,闪闪的星眸在想起那个小女人的时候,灿若星辰般璀璨,却只是一瞬间便暗淡无光。
  他们之间,不单单隔着一个洛玫,现在又隔着一个小生命。
  葱白的手指握得泛白。
  他的孩子……
  眼底的痛倾泻而出,像是一汪海,看不到边际,只有无边的苦楚。
  只是顷刻间,他再次攥紧手的瞬间。
  一股如深潭般冰冷的气息充斥全身,双眸猩红散发着狠戾、夹杂着死寂般的血腥。
  别让他知道是谁收买的那三胞胎,不然一定要他生不同死。
  沉浸在黑暗气息中的绯洛像是陷入梦魇,直到绯嫣跑过来喊他去吃饭,才回过神来。
  “妈咪叫你去吃饭啦……”孩子稚嫩的声线总是能够引起人心中最童真、最美好的念想。
  绯洛转过身来,摸了摸绯嫣的小脑袋,顺势抱起绯嫣,“……好嫣嫣,走,我们去吃饭。”
  修长的身影抱着小小的孩子离开,留下寂静的一片深夜。
  就在此时,那间迟迟没有光亮的卧室突然如白昼般。
  落地窗前,一抹倩影推开窗门,缓缓走出来。
  远远望处,一条修身的旗袍,玲珑有致的曲线。
  她好似正往这个方向看来,只是短短数秒,又低下头走了回去。
  婀娜多姿的身段,感觉有些孤寂在她柔软的身上。
  关上窗门,拉过窗帘。
  那抹倩影就这样消失不见。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