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164章 华镜绽放

  第四百零一章 164章 华镜绽放
  “血阳之域!”十三轮血色的天阳高高挂在苍穹之上,映的下方一片血红……
  “天地之源!”无穷尽的灵力化作结晶旋绕在了墓的身边,他的一挥一斩都带起了大片的光刃,扫荡着四周的敌人。
  灵晶甚至还化作了一枚枚飞梭,洞穿了大片的晶兽、雾兽。
  而随着墓的杀戮,和疾风一起留在了下方的水晶华镜也缓缓的趋于完整。
  “灵根·建木·血海滔天·遗弃之污!”银装素裹的天地,被大雪掩埋的帝都四周,一片猩红极速的取代了白雪的存在。
  随着高耸如云的建木一同现世的便是无边的血色海洋。
  血色的海水冲刷着一切,这对敌的攻击理所当然的带上了劣化万物的效果,那带着莫名清香的海水散发着令人厌恶的气质。
  被海水沾染了的晶兽瞬间从纯净的天蓝色水晶般的材质便成了浑浊的带着白斑的浅蓝色。
  甚至有些被侵蚀的异常严重的晶兽连自身的体重都无法支撑,被自己的重量压断了劣化的肢体。
  这恐怖的退化对雾兽同样有效,就连血海上翻涌的漆黑雾气同样无法例外。
  那遮蔽了大半个帝都的雾气,不时因为劣化而被四周吞噬,露出了巨大的空洞,好一会才被四周的雾气回填。
  也就在这时,几道极其隐蔽的堕落气息悄然的接近了墓,之后更是趁着他肆意屠杀晶兽、雾兽时的专注,愈发的接近了。
  终于,那些堕落的气息同样按捺不住心中的烦躁,集体出手攻向墓的所在。
  一枚枚巴掌大小的飞梭悄无声息的融入堕落气息中,向着墓极速射去,甚至还因为融入了堕落气息,导致其近乎被人无法察觉、
  就在飞梭即将命中墓的时候,一道金色的壁障陡然浮现。
  然而出乎蝎的预料,自己张开的防御竟然一触即溃,四面八方飞来的飞梭瞬间击穿了金色的屏障,继续前行。
  咔嚓!
  混沌色彩的魔法盾张开,进一步的将攻击的力度削弱,为墓争取了几瞬的时间。
  也就是这短短的的瞬息,微不可查的银色光华在墓的身上闪耀,那一枚枚飞梭扎在了墓的身体中……
  可惜,这并不是结束,刺入墓的身躯后,飞梭竟然继续向前飞行,再次没入了漆黑的堕落气息中。
  “啧!”墓不由得擦了擦心中的冷汗。
  “尘·武装·灰烬龙铠!”
  漆黑的气息点燃了墓的身体,烟尘升腾向上扬起,迅速的笼罩了墓的身躯。
  全身包裹着冒着灰烬火星的黑与白交织的甲胄。似雾似幻的灰色尘雾,像是一条似虚似幻的披风包裹了全身。
  小臂、小腿处延伸着白色利刃,手肘、膝部关节处有着锋锐的尖刺,铠甲中央,一环巴掌大的七孔晶石圆环在不断地旋转,上面仅有两个孔洞分别镶嵌着火红与银白的菱形宝石。
  全服武装的墓扫视着四周,却没有发觉到暗中出手的敌人,他们好似融入了堕落气息之中,四周更是有着无数雾兽的干扰,根本没法分辨。
  当然这也不代表墓没有应对方法……
  “五行天·万雷!”
  天空中的色彩更加血红,那血色的一片中,暗红色的光芒点缀了整整三千道,好似血色夜幕中的三千明星一般。
  接着,血色的乌云凭空诞生,隆隆的雷鸣响彻天地。
  金、木、水、火、土,五色的雷光不时在云中闪现。
  终于,好似达到了临界点一般,密集如倾盆大雨般的劫雷雷暴倾泻了下来。
  大片大片的漆黑气息被轰成了虚无,无数雾兽消散隐藏在其中的敌人终于被逼了出来。
  这些敌人没有实质的身躯竟然真的只是一团雾气,怪不得没能从堕落气息中发觉到他们的踪迹。
  “星魂锁链·无限武魂·剑!”看着那一团团在雷暴中挣扎的漆黑雾团,墓抬手一指,决定了他们的命运。
  只见,无数光线纠结而成的锁链从血海中探出,束缚了每一团雾团。
  而后这些锁链瞬间崩碎成无数的光点飘向天空,每一个光点都在空中舒展着身躯,化作了一柄柄锋锐的巨大的好似门板般的宝剑。
  这些宝剑沐浴在雷暴中,各色的劫雷缠绕在了上面。
  “七璇·炎狱·焰!”而这还不算完,无数的,遮蔽了天空的巨剑燃起了火色的焰光……
  “落!”
  每一个瞬间,每一团雾团的头顶都有百余柄巨剑飞落,任凭它们如何闪躲都无法摆脱。
  若只是劫雷的力量还不足以让他们顷刻间灰飞烟灭,但那剑身上缠绕的火焰,炎火灵晶的力量,便让雾团瞬间湮灭。
  手持血刃,身着黑白铠甲,墓扫视了四周,发现那些堕落气息已经被雷暴泯灭了大半,于是邪刃指向了晶兽的战场。
  “七璇·炎狱·燃!”
  黑白的灰烬龙铠上,胸口处沿着圆环旋转的红色宝石绽放了刺目的光华,红的色彩及纹路蔓延在铠甲,把其余的所有颜色驱逐,全身再无其他一丝杂色。
  丝丝火焰的光芒自发根蔓延,一直到发梢全部都变成了火红之色,然后是眉毛也从白青变成火焰的赤红。
  墓抬手将往生在手腕上轻轻一划,燃着烈焰的鲜血涌出,覆盖上了往生的刀刃。
  “血舞莲华。”
  “第一式,舞动·血华刃舞·炎!”
  墓将燃着鲜血火焰的往生刺入脚下的血海,血色的海洋瞬间翻涌,火焰瞬间自脚下蔓延,点燃了血海,就好似火星落入油池一般。
  一柄柄数百米长、十数米宽的火焰刀刃从淹没了帝都大阵的血海中刺出,将无数的晶兽刺穿,点燃。
  “第二式,血气·煞血乱刃·炎!”
  那火焰的刀刃森林愈发的炽烈,一根根火焰巨刃向下劈落,同时形成道道血色的烈火光刃。
  劈落的火色刀刃将身躯近十分之一的晶兽斩碎、焚烧成空无。
  同时,飞出的光刃没有放过四面八方悍不畏死的晶兽……
  “第三式,初荷·滴血之荷·炎!”
  墓双手把握着刺入火焰血海的往生的长长刀柄,火焰炽烈,化作无数的血色火刃泄露。
  海面上,无数巨大的火焰刀光拼成了一片片烈焰花瓣,花瓣片片抱合好似一朵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
  这含苞待放的骨朵的顶端闪耀着赤红的光芒,一道道的血色波纹向着四面八方、天穹大地扩散。
  灼热的气息将整个战场波及,无数的晶兽瞬间焚化。
  战争终结,在没有任何的晶兽雾兽存在,掩埋了大半帝都的雪层也随之消逝。
  由于无数的晶兽瞬间死亡,水晶华镜所汲取的物质也因为庞大的数量而显现了身形。
  无数天蓝色的光芒纠结在了一起,化作近百米粗的“光蟒”流入了华镜之中。
  银光包裹着墓,再次将阵法视若无物般的穿了进去,落在了师雪两人身边。
  “怎么样,好了吗?”墓看着师雪和欧阳云玉苦恼的面色,感有些不妙。
  “好像还差一点欧。”欧阳云玉搂着疾风,苦恼的拍了拍水晶华镜的镜面。
  “而且欧,估计不是靠晶兽就能补全的了。”
  墓闻言看向水晶华镜后瞬间便明白了欧阳云玉的苦恼。
  那香瓜大小的椭圆形镜子现在只有中心一点依然通透,其余的位置,内里都已经被银色所填满,光亮映人。
  而此时的镜面上一道道天蓝色的裂缝不断的增生,若非一道道银色光芒将其愈合,恐怕此时的华镜早已破碎成漫天尘粉。
  “怎么办欧,一点线索都没有,怎么填补啊?”欧阳云玉苦恼的抱怨着。
  “要不,再让疾风试试?”墓沉默了一会后,有些犹豫的提议道,他不知道这么做会不会危及到疾风。
  但是华镜上的裂缝出现的速度愈来愈快,若是随后碎掉,那疾风可就震荡无药可医了。
  “……欧,好吧。”欧阳云玉和师雪相视一眼后,无奈的点点头。
  “我来吧。”墓走上前拿起了水晶华镜,全身的灵力涌动着,以保证可以最快的速度做出反应。
  满满的将水晶华镜放入疾风的柔嫩的手上,静静的等了近半个小时,依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但是,墓没有其他的举动,同时也没有丝毫的放松。
  果然,接着不到数息的时间,水晶华镜发生了变化。
  那中心空出来的一点通透终于开始染上了银色。
  墓全身紧绷,灵力转化为了无形的力量,包裹了水晶华镜,却没有发动。
  咔嚓!
  听到脆响,三人的瞳孔一缩,墓操纵着无形的力量瞬间渗入了水晶华镜,那“碎裂”的速度瞬间减缓了数十倍。
  趁着华镜“崩碎”的缓慢,墓一把将其从疾风的手中拽出,扔向了天空。
  然而,那华镜内蕴含能量太过庞大,不过一息便将那运用的粗糙至极的时间之力冲破。
  水晶华镜在半空不到十米的地方停滞,一片片的花瓣自它的上面分裂……
  没一会,一朵青色的鲜花在空中盛开。
  (忽悠无止境,待续……)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