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看毛认人

  身后不知多少米开外,模糊传来了另一个人稀里哗啦的跑动声。
  在这种树林里,想不发出声音实在很难,且不说遍地都是的草丛和灌木——单地上那厚厚一层落叶,就让消音奔跑成了妄想。
  毛利兰警惕的回头去看,但几米外就是层层叠叠的树木,她没能看到人,只听到跑动声越来越近,知道那个可疑的男人追了上来。
  很好,这样他就更可疑了。
  得出这个结论后,毛利兰原地一个急停加转向,杀气腾腾的惊起一圈落叶。
  同时她想喊住道肋正彦和铃木园子,“先别跑了,我们应该打得过。”
  但道肋正彦却不同意,“太危险了,我之前看到他口袋里鼓鼓囊囊的,可能带了枪!”
  说话的时候,他习惯性的回过头,注视着听众。发现毛利兰居然停了下来,他微微一怔,迅速说出了新的提案,“这样吧,我们兵分两路,甩开那个人!”
  说着,他拉着铃木园子,一溜烟就窜的没影了。
  “……枪?”,毛利兰小声嘟囔着。
  她并没有完盲信道肋正彦的判断,毕竟跟踪的那个人本来就很胖,口袋鼓,可能只是因为他裤子太紧,腿上又有肥肉。
  不过,她觉得己方还是该警惕一点,“直树哥,我们先藏起来,等他到了就……?”
  毛利兰左右看了看,视野范围内哪还有白树的影子,此刻她旁边只有一个低着头,作思索状的柯南。
  “……”,毛利兰扶着额头无声叹气,白树的存在感有时低的过分,这时她仔细回想,却连刚才白树究竟有没有跟进树林都记不起来了。
  ……下次再有这种情况,一定要盯牢他!小兰暗暗握拳。
  侧耳听了听,山羊胡随时都可能赶到,毛利兰只能暂且放下那个不知又溜达到哪了的友军,选了一棵树爬上去,藏身进树冠里。
  然后她对柯南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让他悄悄藏远一点。
  ……
  白树确实偷摸跟在了铃木园子和道肋正彦附近,当然,他也没忘记分神关注一下京极真。
  结果不看不知道,一看简直想替他落泪,这位老哥不光迷路了,还正好和铃木园子走了个交叉点不同时的“x”,此刻两个人呈钝角背向而驰,越跑越远、越跑越远……
  京极真本想在前往警署的路上故技重施,尾随并保护铃木园子,但在那之前,因为他跟踪人家的行为太过可疑,所以他被横沟警察留下多问了几句话,没能及时跟上。
  等他赶来,就只看到了一群人盲目跑进树林的情景。
  京极真便也匆忙进入树林去追。但这种地方,视线严重受阻,找人并不容易,他此刻的运气又不是特别好,所以不幸造成了现在的结果。
  胡乱影响凡人的记忆,会有一丝丝把人家搞傻掉的风险。是以白树寻思片刻,放弃了直接对接京极真脑阔的危险想法,转而把门板放了出来
  “变可爱点,去引着他跑,让他以铃木园子和道肋正彦为圆心打转。”
  “可爱?什么算可爱,我现在不可爱吗?”,门板一边叨叨,一边转着脑袋,往京极真的方向看了一眼。
  很快它就有了思路,闭上眼刷拉一变。
  它从一颗鸟球,迅速拉长成了一只有着流线型体格的鸟,整体呈巴掌大小,身羽毛洁白,体态优雅,尾部坠有几根纤长的、飘带似的尾羽,头……
  头完是铃木园子头部的缩小版。
  “……”
  啪——
  白树一巴掌把它拍到地里去了,“你想让他得上铃木园子ptsd吗,还是想让他转行除妖师把铃木园子锤死?”
  头部以下仙气飘飘,头部以上活泼可爱,两者相加令人掉san的门板艰难蠕动着,把自己从枯叶堆里拔出来,嘴刚自由,它就大喊,“我是实际看过他的爱好,才因材施教的!”
  “我看你是在找茬。”,白树眼角直抽,抬脚悬在它头顶,“给你三秒钟,变个正常的,不然你就抱着你无可救药的审美沉眠在这个树林里吧。”
  “……”,门板敢怒不敢言,更不敢这时候点出只要白树活着它也死不了的真相,到底还是委屈巴巴的伸出翅膀,在头上猛搓,把头改回了鸟类该有的正常形状。
  然后它又跟狗甩水一样狂转几圈,把身上的土甩了个干净,低声下气的飞走,“那我去了。”
  “嗯。”,白树摆了摆手,让它快点消失。
  ……
  在门板试图把走丢的京极真引回正途时,毛利兰也终于等到了她要等的人。
  ——跑在前面的她看不见山羊胡在哪,山羊胡当然也一样看不到前面的人,他顺着之前听到的声音,朝这边一路找了过来,却始终没见到任何一个人,只跑出了一身的闷汗。
  他终于扛不住了,一边不住擦汗,一边扶着树干想停下来歇歇。
  这时,他忽然感觉树干上有很细微的震动传来,几乎同时,几片翠绿的叶子,反常的从头顶旋转落下。
  山羊胡一抬头,正看到两只高跟凉鞋带着巨大而沉重的力道,迎面向他踩来!
  他惊的身肥肉一跳,但反应却也极快,猛地往后一仰,顺势咕噜噜滚了出去。
  沾了一身杂草枯叶,翻身站起后,山羊胡警惕的打量四周,却只看到了一个年轻的女孩,和一个不知从哪钻出来,正靠着树,插着口袋摆pose的小屁孩。
  理论上讲,这种对手,他一个人能打十个。
  但实际上,山羊胡看着咔咔扳着手指的女孩,和靠树玩表的熊孩子,却不知为何有点怂。
  还好,他本来也没想打架……
  想到这儿,山羊胡放心了不少,想问问他们铃木园子去哪了。
  但没等吐出话音,毛利兰却已经先一步愤愤开口
  “杀了两个无辜的女孩,还先后偷袭了园子两次……别以为所有‘猎物’都只会逃!束手就擒吧辣鸡凶手!”
  “你弄错了吧。”,山羊胡弱唧唧的表态,“我是好人。”
  “别狡辩了!你手上浓密的汗毛,和胳膊上园子留下的咬痕,就是最好的证据!”,毛利兰几步走近,边说边一把拽住他的衣服,猛地将他t恤的袖口翻卷上去。
  。
  zaigzhentanshijiedangsishen0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