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2 只有一个月的性命

  当慕容霜被分封为**一事就此确定下来之后,楚无痕却因答应了锁心的事情,想要和水玄子通融一下,却被水玄子狠狠呛了几句,即使**慕容霜说情,水玄子都没有爽快的答应让时雨琪做**护卫,楚无痕知道讪讪的回到慕容霜身旁。
  火凤凰已经心知肚明,知道楚无痕是为了撮合时雨琪和锁心之间的好事,便扬言说干脆杀了时雨琪,让谁都得不到时雨琪,就是这么一个玩笑,却是让白笙歌和火凤凰两个人顶了起来。
  火凤凰直言众人只顾眼前自己的私利,却全然忘记了沐亦轩现在却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说到这里,还未等落尘楚无痕两人辩解,慕容霜怜惜的看着眼前的楚无痕,说到:“孩子,你为娘亲做的事情,娘亲心里明白,只是现在国事为重,你还是快快出征吧,为娘亲自送你!”
  楚无痕摇摇头,说到:“娘亲,孩儿已经和落尘妹妹安排好了一切,昨夜已经连夜派出人去打探轩弟的消息,而今天的这些事情,虽说是为了娘亲,但是,这样做的目的,落尘自有她的安排。”
  “哦,这丫头有什么安排?”慕容霜不由的惊讶的望着落尘。
  落尘羞涩的一笑。
  此时是,火凤凰已经听到落尘族战已经派人搜寻沐亦轩,心中也稍稍放心,脸上紧张的神色也略略放心。
  落尘便对火凤凰说到:“其实,今天前面安排的一些决议,主要是为了这次叛军之事,若是我等一味强攻,攻城略地,虽说是能够摧毁叛军,可是,生灵涂炭,非我落尘所想看到的。于是,哥哥便给我想出了由礼仪大臣选派人手到各地施行礼仪教化,这样,一则各地的消息灵通,都能如实汇聚到黑水宫,二则,我等前面开疆辟土,这些礼仪臣子在后教化族民,则可一劳永逸,永葆太平。”
  落尘说了这么多,火凤凰拧着眉头,不无疑惑的说到:“这也和沐亦轩没什么关联啊?”
  “非也非也。”白笙歌一般要讲述大道理的时候,总是喜欢啪的一声打开自己的纸扇,然后有意无意的摇晃着,说到,“火公主,这样一来,族民相向,上下一致,消息自然灵通,那么,轩弟身在何方,自然是能够第一时间听到。在这,轩弟此次前去,就是为了平,乱而已,若是我等前脚走,后脚再乱,岂不是枉费功力?落尘这样做,实在是高明,武力一统,教化随后,则天下大同,轩弟的心意便可一了百了……”
  “停停停,我怎么没有听到这个主意的高明?我倒是听得云里雾里,啰里啰嗦,叽叽喳喳的,跟牲口叫唤差不多。”火凤凰打断白笙歌,皱着眉头就觉得白笙歌怎么这么啰嗦,幸好是他喜欢落尘,要是和自己情投意合,自己不战死疆场,也要被白笙歌给啰嗦死了。
  慕容霜是过来人,这段时间和白笙歌的相处,早已感觉眼前的这个白金族的王子白笙歌,对落尘是心有所属,而落尘似乎对这个王子也是情投意合。
  于是,慕容霜便拦住白笙歌,对楚无痕和落尘说到:“你们走吧,你们能够在外开疆辟土,护佑我黑水族不受欺凌,让族民们不饿肚子,为娘在这黑水宫里,就心安理得了。”
  “可是……”
  楚无痕还想说什么,但是被慕容霜一把又打断了,说到:“放心,有锁心陪着我,我不会寂寞的,再说,王子精心治疗,我的身体日渐康复,假以时日,我还能舞枪弄棒,和你们一同杀敌呢。”
  说罢,回头伸手让锁心扶着,便要朝宫内走去。
  落尘连忙喊了几个丫鬟杂役,领着**慕容霜一路走去。
  慕容霜走了很远距离,楚无痕等人刚想要离开,慕容霜忽然回头朝楚无痕喊道:“孩子,时雨琪的事情,国师应该是答应了,我了解他,他不会拒绝你的请求的。”
  慕容霜说完,朝楚无痕会心的一笑,便走开了,锁心一脸娇羞的搀扶着慕容霜,缓缓走去。
  楚无痕愣了一愣,落尘却轻笑着说到:“走吧,要不火公主又该催促你了。”
  “呸,我哪敢催促啊,队长是一代魔主,我就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抱怨队长,再说了,我也说不过你们,你们怎么说,怎么做,都好像很有道理似的。”
  火凤凰现在小声的嘟哝着,声音很小,可是,语气却是异常的坚决。
  楚无痕自嘲的笑了笑,便说道:“出发!”
  楚无痕,落尘,火凤凰,白笙歌,一行四人,昂首走出议事大厅,阔步迈出黑水宫,接过护卫们手中的马匹,翻身上马,长啸一声,便在护卫们仰慕的眼神之中,扬长而去。
  身后,黑水宫中,慕容霜静默的站在院子中央,朝着鹿台山的方向望去,口中念叨着锁心听不懂的话语。
  而在国都城墙之上,水玄子和常渊盛并排站立,看着四员虎将出城飞奔,水玄子沉声说道:“常大人,我们该行动了吧。”
  “是的,族长亲征,我等不能懈怠。”常渊盛回头便走下城墙,自顾去选派各地封地的主宰。
  而水玄子在城墙之上,张望许久,才默默的走下城墙,问了周围众弟子,谁是时雨琪,便吩咐高阶干事通知时雨琪,今日就到黑水宫赴任。
  安排完这一切之后,水玄子望了望黑水宫黑漆大门,叹了一口气,便朝玄冰宫飞去。
  而骑马出城的四员虎将,一路扬鞭催马,不足半日,便跑出去百里有余,只累得马匹喘着粗气,口吐白沫。
  楚无痕便令大家下马休息。
  火凤凰早已噘着嘴,说到:“要是照着这样赶路,还未等我们赶到鹿台山,沐亦轩早就被人杀死,难道我们就不能御风而行,早日到达鹿台山吗?你们是不是有更好的理由来解释一下?那个白金族的王子,你来说一下。”
  火凤凰火鞭指着白笙歌,白笙歌摆摆手,摇摇头,说到:“非也非也,在下也不知道队长心里是怎么想的。”
  “哼,你就知道落尘心里是怎么想的。”火凤凰一生气,拍了自己的坐骑一巴掌,坐骑受惊,飞奔而去。
  落尘和楚无痕早已翻身下马,看了看疲惫不堪的马匹,楚无痕不由得回头朝火凤凰问道:“火公主,能够借用你的火鸟一用?”
  火凤凰看着自己的马匹跑的远了,也就没有追赶,心里想,看你们下一步怎么走,总不能丢下她吧。
  此时忽然听到楚无痕借用自己的火鸟一用,便立马走到楚无痕面前,惊喜的问道:“队长,你想通了?”
  “想通什么了?”楚无痕将自己的马匹塞到火凤凰手里,然后说到:“我就是想借用你的火鸟一用,我要想通什么?”
  这下,火凤凰终于听清楚了,楚无痕就是借用自己的火鸟一用,并没有说大家都可以乘坐火鸟而飞赴鹿台山。
  白笙歌也听出来了,白笙歌看着窘迫的火凤凰,不由得噗嗤一笑。
  落尘瞪了白笙歌一眼,白笙歌连忙别过脸去,生怕落尘对他生气。
  火凤凰却是生气了,大声问道:“哦,队长,你是想一个人先去,让我们三个人在后面追你,是不是?”
  楚无痕点点头,说到:“对,就是这样,事不宜迟,我暂且借用一下你的火鸟,若是有什么异常,就如昨天晚上一样,我们用千里传声的功力相互联系。这一路之上,若是闲来无事,你将这门功力传授给落尘和白笙歌,这样,我们不论谁有情况,都可以第一时间相互通知。”
  楚无痕说完,就伸手朝火凤凰索要火鸟。
  火凤凰顿时一股无名之火就升腾起来了,大声吼道:“不借!你们不让我去,我就不借。”
  楚无痕摇摇头,说到:“火公主,不要使性子,我这也是被逼无奈,才出此下策的,至于为什么这么做,待会让落尘给你详细解释一番,可好?”
  “好,我先问你,你这一去,是不是为了解救沐亦轩?”火凤凰朝着楚无痕大声吼道。
  楚无痕点点头,说到:“自万人坑以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去救沐亦轩,不过,现在沐亦轩一点消息都没有,或许现在的沐亦轩安然无恙,或者说早已铲平了所有叛军也为未可知。”
  火凤凰只要听得是去救沐亦轩的,便就足够了,其余的话,她听都没有听,而是直接从怀中掏出火鸟,凑在火鸟的耳朵旁,低声嘀咕了几句,便扬手一扔,对楚无痕说到:“快去吧,我都等不及了。”
  楚无痕便回头一笑,一个纵身,翻身飞上已经变大了的火鸟的背上,转瞬间,火鸟便飞的无影无踪。
  这个时候,火凤凰却忽然缠着落尘,要落尘仔细说一下,楚无痕究竟想的什么法子,去救沐亦轩的。
  落尘知道火凤凰对沐亦轩甚是担忧,便让火凤凰坐下来,喊了白笙歌,将楚无痕昨夜的计划和盘托出。
  原来,楚无痕猜想,沐亦轩一定是被沐水靖和扈三娘囚禁了,如若不是囚禁,现在应该是有沐亦轩的消息的。
  而沐亦轩一旦被囚禁,那么营救沐亦轩的行动便不能如此急促,否则,逼急了楚贵妃等人,楚贵妃等人心狠手辣,极有可能先杀了沐亦轩,或者拿沐亦轩做要挟,而胁迫众人。
  等到那时,沐亦轩性命堪忧。
  楚无痕想到了这一点,昨夜便和落尘商议,等今天的族群大会一旦结束,便立即在众目睽睽之下,骑马一路行进,这样,距离鹿台山半月之余的光景,楚贵妃等人自然会放松警惕。
  火凤凰一头红发,一袭红衣,特别是她一双暗红色的眼睛,特别引人注意,族长落尘更是惹人注意,这样,他们两个和白笙歌一道,骑行骏马,缓缓而行,迷惑楚贵妃等人。
  而楚无痕则是在半道之上,让火鸟驮着,一路飞行而去,多则一天,少则半天,急行飞到鹿台山,在楚贵妃放松警惕的这些天里,暗中寻找沐亦轩。
  这样,一明一暗,就算楚贵妃准备的再充分,也难以提防楚无痕的暗中盘查。
  落尘这样说,火凤凰好像一下子明白了,原来事情还可以这样做,人常说,黑水族的人善妖,多智,这句话说的一点都不错,楚无痕就是一个狡猾的队长。
  火凤凰虽然对楚无痕这样的安排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是嘴上却是对楚无痕甚为不屑,不无讥讽。落尘知道火凤凰的脾气,不管火凤凰怎么说,落尘也没有生气。
  倒是一路之上,白笙歌一直为楚无痕伸冤辩解,却总是说不过火凤凰,多次都是落尘帮衬着白笙歌,才不使白笙歌太过难堪。
  火凤凰不由得很生气,但是,旋即想起一件事情来,忽然问骑在马上对自己不理不睬的白笙歌问道:“喂,那个王子,沐寒雨的病情真的一点事情都没有吗?我怎么看着不像啊。”
  提到沐寒雨,落尘也是心有疑虑,两天过去了,派到万人坑的探子此时或许还在半道上,还不知道沐寒雨沐姐姐的近况。
  此时听火凤凰说起,便附和着火凤凰,一同问白笙歌。
  白笙歌原本是不愿意搭理火凤凰的,但是此时落尘也在问同样的问题,白笙歌却是一下子为难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白笙歌越是犹豫不决,火凤凰和落尘越是觉得其中必定有事,特别是火凤凰,这件事情和她有着莫大的关系,若是沐寒雨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楚无痕能轻饶了她吗?
  火凤凰越想越害怕,骑马追上已经越过她的白笙歌,一把拽住白笙歌的马匹,对着白笙歌大吼道:“白笙歌,姑奶奶问你话呢,你聋了,还是哑巴了?”
  落尘也追上来,轻声的问白笙歌:“王子,沐姐姐的事情事关重大,还望王子能够以实情告知。”
  白笙歌现在却没有那么潇洒的打开纸扇,而是为难的看着落尘和火凤凰,喃喃的说到:“我已经答应了沐姐姐,这件事情谁都不能提起的,你们就不要逼我了!”
  “不对,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沐寒雨已经不行了,时日不多了?”火凤凰立即大喊起来。
  落尘都吓了一跳,听火凤凰这么说,立即惊疑的看着白笙歌,急的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白笙歌却是坚决的摇了摇头,不敢将实情说出来。
  火凤凰早已调转马头,对落尘说到:“还等什么,沐寒雨就是不行了,我们还不赶快去救她,还等什么。”
  说罢,火凤凰朝马匹拍了一掌,马匹受惊,扬蹄而去。
  落尘也觉得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对白笙歌说到:“好,你不说,我就和火公主一同掉头回去看看!”
  “不,族长,沐姐姐还有一个月的时间!”白笙歌朝着落尘凄厉的喊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