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三章 咄咄逼人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谁又知道你会成佛还是成魔。”
  萧衍幽幽的说了这一句。
  他不再停留,手中那枚绿色的玉玺遥遥的朝着林意击去。
  这枚玉玺还在他的手中,根本没有飞出,然而一股强大到恐怖的冲击力,却是已经直刺他的心脉。
  噗的一声,林意一口血喷了出来。
  “连这样的法器击中你的心脉都不死…”
  萧衍用一种无比古怪的眼神看着林意,“你还说不是和魔宗一样的怪物?”
  “罪天玺,连商王朝的这种法器你都找了出来,只是你身为南朝皇帝,藏了这么多的法器,为什么拿魔宗一点办法都没有?”林意笑了起来。
  他的笑容里也开始出现了真正的愤怒。
  从一开始到现在,他在得知自己的父亲其实并未死去之后,他对萧衍已经保持着足够的克制。
  只是他不喜欢任何人咄咄逼人。
  他也绝对不是那种只挨打而不还手的人。
  他也知道对方不可能被自己说服,但若论比恶毒的言语攻击,论挑拨对方的情绪,他不觉得自己会不如萧衍。
  “当天你为了对付我师兄,连道宗圣器清欲钟这样的东西都动用了,但结果呢,你母后还不是被魔宗所杀,你口口声声和当年沈约、何修行一样简单的处理事情,怎么,只是凭借这些法器?”
  他愤怒而恶毒的笑着,在发出这些声音时,他已经将手中的无定环朝着萧衍砸了过去。
  这无定环在他手中就像是一个银色的项圈,但随着一声破空的呼啸声,这无定环在空中却是奇异的拉长,就像是一条银色的鞭影朝着萧衍击去。
  萧衍一声愤怒的厉啸,他右手的绿色玉玺再次扬起,朝着林意遥遥击去,与此同时,他的左手五指急剧的颤抖起来,从他掌指之间喷薄而出的真元急速的摩擦,发出了异常刺耳的声音,在急速的摩擦之中,再次被压缩的真元就如一片片莲花的花瓣,随着他的指尖所指飞了出来。
  轰的一声巨响。
  林意的心脉前方绽放出一团浓厚的丹汞尘雾。
  那枚罪天玺的诡异力量先行被他用丹汞挡住,与此同时,他跳了起来,一拳朝着萧衍轰去!
  随着他这一拳轰出,他的身体气息顿时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他的身体里就像是有一片海洋涌动,他身体前方的
  空气,就像是变成了澎湃向前的潮汐。
  他的身下原本是荒草野地,但当他的身体腾空而起的刹那,他身下的泥地就像是变成了一张弹网,这片泥地迅速的凹陷下去,即便瞬间凹陷了数尺,给人的感觉还像是无比柔软。
  空气里出现了一道滚滚的气浪,就像是一道云。
  林意就像是踏浪踏云而行,只是瞬间,他便已经来到距离自己数十步的萧衍面前。
  他的一拳,直接轰向萧衍的头顶。
  一片片如莲花花瓣般的真元轻易的将无定环击落,然后不断冲击在林意的拳头上,身上。
  林意裸露在天辟宝衣之外的肌肤上,出现了道道的血痕,然而这些如莲花花瓣般的真元在切开他肌肤的刹那,便如同冰片般融化在了他滚烫的血肉之中。
  一种很不舒服,很不习惯的感觉出现在萧衍的心中。
  他和许多强者交过手,然而他却从来没有遇到过林意这样诡异的对手。
  他所习惯动用的那些真元手段,即便能够对对方造成一定程度的损伤,然而却似乎根本无法阻止对方的动作。
  他以沈约留给他的那道符作为开端,原本已经轻易的抢占了先机,但对方只是刚刚开始反击,他所抢占的先机,似乎便根本就没有存在过。
  看着那个似乎根本无法阻碍的拳头,他再次发出了一声厉喝。
  他唇齿之间迸发出来的厉喝声,就像是山崩石落。
  随着他这一声厉喝,他体内无数经络之中的真元以恐怖的速度聚集到他的手中,灌入他手中的那枚罪天玺之中。
  他的五指扭曲起来,甚至几乎无法握住这枚法器。
  在下一刹那,他将这枚法器朝着林意的拳头砸了过去。
  轰!
  无数的绿光就像是蝉翼一般往外散射出去。
  绿光的边缘,原本凝聚无比的元气不断的流散,变成无数道微黄的气流。
  林意疯狂前行的身影在空中戛然而止,接着往后震飞出去,只是他的拳头依旧保持着前击的姿态,他的身姿在倒飞之中都显得无比的稳定。
  罪天玺上的绿光紊乱不堪,萧衍的身体也在不断的倒退。
  他的双脚踏入了泥土之中,双脚在地上犁出深深的沟壑。
  他的五指依旧死死的握住这枚法器,但是缭绕的绿光和他的真元不断的切割,冲击,他的五指显得更
  为扭曲,他的指甲完全震裂了,一缕缕的鲜血就像是蚯蚓一样在他的手掌和手背上游动。
  一抹痛苦的神色浮现在萧衍的眼眉之间。
  此时只有他清晰的听到了自己那些指骨之中响起的碎裂声。
  此时被震裂的不只是他的指甲,他的指骨也已经被震裂了。
  这种剧烈的痛苦直冲他的感知世界,让他的心脏都微微抽搐起来。
  这已经是很多年都没有领略的味道。
  他知道林意很强,但根本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已经如此强大。
  他终于明白林意之前脸上为什么一直有那种由心而发的嘲讽和鄙夷的神色。
  “你觉得既然我都不敢对付魔宗,自然也没有办法对付你。”
  “只是你还不如他那么强大,而且在当日,我也并没有这样的决心。”
  他看着林意,连说了这两句话。
  在林意的双脚还未落地之前,数点红光从他的左手衣袖之中飞起,落在他的口中。
  这是数颗猩红色的丹药。
  当这数颗丹药落入他口中的刹那,药力便瞬间化开,他的口鼻之中都冲出红色的气流。
  可怖的药力落入他的腹中,在他的体内行走。
  他的眼中神光灿烂,整个眼瞳都像是要燃烧起来。
  接着,他体内的气血和真元都似乎要燃烧起来,一缕缕的气流,甚至直接从他的肌肤之中透出来,缠绕在他的身上。
  数条肉眼可见的猩红色气流在他的肌肤表面不断的游走,就像是数条血蛟缠绕在他的身上。
  萧衍的气息在不断膨胀,他的精力似乎前所未有的旺盛,生机也前所未有的强大。
  他体内的五脏和每一个窍位,就像是变成了一口口不断供给他力量的活泉。
  林意眯起了眼睛。
  这是可以激发身体潜能的虎狼药。
  无论是南朝还是北魏,都有这种瞬间激发和提醒修行者力量的虎狼药,但此时萧衍吞服的这些虎狼药,药性却是难以想象的猛烈。
  他很清楚这种药物的力量越是猛烈,对于修行者身体的损伤也越是厉害。
  “爬得太高,跌得太惨,心里便无法承受,说的就应该是你这样的人。”他看着萧衍迅速变白的双鬓和眼角出现的皱纹,寒声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