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十一章 魔宗的疑惑

  魔宗藏匿了起来。
  一名修行者要想将自己藏起来,会有比寻常人更多的手段。
  但从某种意义上而言,面对庞大势力的搜索,修行者反而更容易被发现。
  和寻常人体质的不同,身体气机某些时候的绽放,一些气息的残留,都很有可能变成独特的线索。
  尤其当整个修行者世界都在寻觅这个人的踪迹时,这个人往往无处可藏。
  然而在商丘消失之后,魔宗却就像是直接从世间彻底消失了。
  随之消失的还有贺兰黑云。
  此时整个北魏皇宫里的修行者都知道贺兰黑云在皇宫一战之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而且她成了皇太后的唯一传人。
  在这些修行者看来,既然被皇太后寄予厚望,贺兰黑云即便不想承担起什么重则,至少也应该等到皇帝回到洛阳。
  他们很难理解贺兰黑云为什么迅速就消失在洛阳。
  同样,他们也很难理解那场战斗里皇太后和那些不知名的敌人所展现出来的力量。
  ……
  贺兰黑云的双脚踩踏在厚厚的腐叶上。
  她的落脚很轻,她的身体本身就很轻盈。
  但她每一次落脚,她脚下厚厚的腐叶之中就会响起一些诡异的丝丝的声音,就像是有很多毒蛇在腐烂的树叶之中飞快的穿行。
  她的脚会深深的往下陷去,留下一个尺许深的脚印,在数个呼吸之后,脚印之中却被一种土黄色的瘴气积满,然后在脚印的边缘慢慢往上漂浮起来。
  这是一片山谷。
  山谷的周围都弥漫着这种土黄色的瘴气,黏稠得令人根本看不清山谷外的情形。
  很确切的是,黏稠的瘴气厚达上百丈,但偏偏在这山谷最中心的数十丈方圆内没有积存。
  最令人想象不到的是,这毒瘴覆盖的山谷的最中心,这一片数十丈的区域内,还有一块很平整的石地,石地上甚至还建立着一间藤屋。
  高尽欢就像是一名仆人般跟在贺兰黑云的身后。
  和皇宫那一战时相比,他显得苍老了很多,甚至连背都驼了起来。
  他就像是一名无比忠诚的老仆。
  “这处地方是我一手布置,连这座屋子的搭建都我是独力完成,没有假手他人。我之前便是想着
  我得手之后,便藏在此处慢慢修行。所以这处地方应该绝对安全,您可以在这里慢慢修行。”
  他看着面前不远处的那间藤屋,极为恭敬的说道。
  “不。”
  贺兰黑云摇了摇头,道:“我们只在这里停留两天。”
  “两天?”
  高尽欢愣了愣。
  “你们那些人未必找得到我们,但魔宗有可能找得到。”贺兰黑云漠然的轻声说道:“我对他比任何人都了解,即便是藏匿,他也绝对不可能呆在一个地方不动,他要找出一个人,也往往不超过两天,便能找出线索。所以我们的停留,也只能以两天为限。”
  “那接下来我们去哪里?”高尽欢莫名的有些失落。
  他原本已经觉得到了一个极为安全的地方,可以静修很久,但想不到接下来的依旧是颠簸流离,而且前途叵测。
  “去漠北。”贺兰黑云说道,“我们越过漠北,绕路党项,然后设法和一些人碰头。”
  高尽欢更加无法理解,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贺兰黑云,道:“漠北是魔宗的老巢。”
  “你之前说过,你们的人在漠北没有多少势力。至于魔宗,他总会花些时间找我或者你们的那些人,所以他即便要回漠北,也会比我们慢。所以我们往漠北,反而不会和他遭遇。”贺兰黑云说道:“而且我已经安排人在两日之后,在南朝的边境将你们的那些秘密公布于天下,到时候魔宗和你们的人,应该会觉得我们在南朝的边境。”
  “你将我们的秘密直接公布于天下?”高尽欢更加不可置信。
  “你们那些人,尤其是那些连你都不知的那些人物,隐藏的太深,要想将他们全部找出来,光凭少数人是不行的。”贺兰黑云转头看着他,说道:“只有天下所有人都知道你们是什么人,知道你们想要什么,那些隐藏在深处的人,才会被找出来。”
  ……
  魔宗醒了过来。
  迎接他的是一条粗厚的舌头和臭烘烘的口气。
  一匹野马不断的舔着他的脸,在他醒来之前,这匹野马已经将他的脸舔了好几遍。
  他的身边有很多新鲜的马粪,还有几匹野马就在他身边不远处吃草。
  全天下都在找他,但谁也没有想到,他就睡在距离商丘并不算远的野地草甸里。
  他应该是全天下最为危险的修行者,即便是对于那些幽帝的后人而言,他此时都极为危险,然而不知为何,这些野马却并未觉得他危险,潜意识里反而对他极为亲近和喜爱。
  魔宗伸手拍了拍这匹野马的头颅,这匹野马便欢快的一声嘶鸣,就像是孩童被喂了一颗甜美的果实般兴奋的跳跃起来,然后朝着远处奔去。
  魔宗伸手擦了擦脸,他此时身上的气机极为平和,而且有着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自然。
  这种自然也是这些野马对他亲近和喜爱的原因,他此时身体里的气机,也是无比的平和,从光明圣宗得到天命血盒之后,他体内的气机从未如此平和过。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并非是这个世间领悟力最佳的天才,他自认自己的天赋和当时的道宗圣者王庭青无法相比,甚至有可能不如南天院后来的几名天才,但机缘巧合之下,他的修为却凌驾于这世间几乎所有人。他的修为,再加上他的天赋,便让他在这世间无人能及。
  天命血盒已经被他彻底控制。
  幽帝那些后人控制天命血盒的那缕元气法则已经被他参透。
  此时的天命血盒已经在他的体内沉睡,如果他愿意,他甚至能够将天命血盒从身体里慢慢剥离出来。
  若是换了其余人,恐怕会第一时间解决这个隐患。
  但他没有如此想。
  既然天命血盒能够让他到达这样的位置,那天命血盒就能够让他站上更高的位置。
  尤其是在见到了幽帝后人的那些手段之后,他所想的不只是神惑,而是在神惑之上。
  魔宗擦干了脸,他还没有站起来,脸上却是出现了一丝讶异的神色。
  他转头看向草甸上一处。
  他看到了一名衣衫褴褛的苦行僧。
  这名苦行僧的面容和气息他都很熟悉,但他不知道这名苦行僧为什么能够发现他在这里。
  这名苦行僧也已经很老。
  他连续行走了太长的时间,所以十分劳累。
  他在第一时间看到魔宗的时候,便深深的拜伏了下去,行了一个参佛时才会行的大礼。
  “你也是幽帝的后人?”
  魔宗站了起来,他平静但疑惑的看着这名苦行僧,问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