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十八章 神朝

  陈子云在陈尽如的身前停了下来。
  他的身前出现道道影迹,像是令肉眼出现错觉的残影,然而实际上却是元气每一次冲击和震荡产生的波影。
  他不得不退到陈尽如的身前。
  否则以那种手段对付这名老人的陈尽如无法在对方的反击之中生存。
  那名老人的身影,就在他这停下来的一刹那消失在他的视线和感知里。
  陈子云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他沉默的感知着空气之中遗留的气息,压住心中的一丝燥意,他没有再动步。
  许多道属于神念境修行者的飞剑在空气里发出不甘心的沉闷震响,在紊乱的元气波动中飞回主人的身边。
  这是陈家动用了全部资源追寻线索之后做出的试探,但在试探成功的刹那,便已是聚集了南朝边军所有精锐力量进行的一次围杀。
  军中的修行者参与的战斗大多残酷,即便从一开始就想留下活口,但五部边军之中的强者云集,却依旧让对方逃脱,这次的围杀不仅失败至极,对于五部边军而言,甚至是耻辱。
  陈子云静默了片刻,他若有所悟,静静的抬头看向被天威吹散的云层,眼眸深处闪现出一丝寒意。
  “他的真元修为最多和我在伯仲之间,在你那一击消耗了他的诸多力量之后,他原本不可能从我和这些军中修行者的手中逃脱。”
  他轻声对着身后的陈尽如说道:“但是有人用一种莫名的玄奥手段,瞬间给他贯注了大量的真元,没有人能够在这样短的时间里,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建立这样的传输通道,即便是我师尊和沈约也不能,除非这人的修为远胜于沈约和我师尊,若真是如此,那就算是我和魔宗,在这人的眼中恐怕也是如同蝼蚁一般,这人根本不需要太过隐藏。”
  陈尽如点了点头。
  若是真有人的修为远胜于沈约,那恐怕真是如同当年幽帝一般的存在,根本不用和这名老人在对话之中所说的一样,还要费尽心力去寻找幽帝的法器和功法。
  “若是以我的见知来看,那最大的可能就是这两人的功法本身就有互相感应。”
  陈子云缓缓转身,看着陈尽如,接着说道:“这两人所修的功法,原本就有着独特的联系。而且从方才的情形来看,至少需要两个我这样的修行者,体内的真元完全爆发,才有可能瞬间破开这些军中修行者的联手之势,才能破开所有这些威能。”
  陈尽如缓缓的调息着,他吞服了一些灵药,然后轻声道:“所以刚刚传给他真元的那名修行者,所修的功法应该也迥异于常人,他的体内,应该存积有海量的真元…这人的身体所能容纳的真元数量,恐怕很惊人。”
  陈子云点了点头,他又沉吟了片刻,道:“若河道始终存在,那陈书荒只是河道这端的小池塘,而河道那端的那人,则是一片湖泊。”
  陈尽如的感知并不如陈子云强大,但听着这些话语,他便知道陈子云是要自己彻底理解他方才所感知到的世界,唯有真正明白,他才能帮助陈尽如去接着追查陈书荒背后的那人。
  在修为和力量上,他不如陈子云强大,但在调度手上所拥有的一切资源方面,他原本就是陈家仰仗的军师,他比陈子云和林意都要强出太多。
  他仔细的回想着方才的每一个画面,甚至想到了之前陈书荒和他对话时,以及战斗时候最后眼中的神色,他便越发的肯定,他的神色再次凝重起来,看着陈子云道:“池塘的水可以通过河道流向湖泊,湖泊的水也可以通过河道流向池塘。但湖泊的水流向池塘的闸门,却是在湖泊的控制之中,水满则溢,池塘的水位高了,自然会向湖泊流淌。但湖泊之中的蓄水,却不会自然流淌向这些河道,流向这些池塘。”
  “陈书荒请求这人的援手,这人同意,才会对他贯注真元。”陈子云点了点头。
  陈尽如看着陈子云说道:“这些人都和幽帝和当年的幽王朝有关,若要推断这些人,便最好套上有关幽王朝的记载…在我所见的一些记载之中,幽帝之所以无敌,不只是他一统天下之后,以无比铁血和强横的手段尽数搜刮世间那些最为强大的炼器材料,尽铸为他和他座下四方巡王和八部神将的法器,还在于他的真元似乎永远无穷无尽,可以轻易用出恐怖的翻山倒海的手段。你我都很清楚,那种所谓的翻山倒海般的真元手段,只要一击,便要消耗多少的真元,哪怕他的天赋再过特殊,哪怕他有再多的灵药可以炼化,这种积蓄真元,多少要些时间。”
  陈子云也很清楚陈尽如的意思。
  时间是所有人最大的力量。
  即便幽帝拥有无数强横的手段,但时间对于他和其余所有人都是公平的。
  尤其像幽帝这样的人,有无数想做的事情,有无数的对手,在某些地方用去了时间,他便更不够时间做别的事情。
  “我师尊和我,包括我那喜欢读书
  的师弟林意,之前其实所观幽帝的记载并不多。”陈子云点了点头,“想来林意师弟和我所想的也是一样,有关幽帝和幽王朝的记载太过玄妙神奇,许多记载更像是神话故事而不像是真实的史实。但在我和吴姑织以及他在荒园一会之后,我一路上看了许多有关幽帝的记载,在我所见的记载之中,他一生亲自征伐,亲自出手的次数,甚至比他的四方巡王和八部神将都要多,在他的战斗之中,也完全看不到他珍惜真元的迹象。”
  “他以强大的武力强行慑服天下,为了展示威严,他很多次亲自出手,都是展现天威般的手段,甚至直接用恐怖的毁天灭地般的真元手段,直接将叛军的整个营地都彻底摧毁,那种真元的损耗,之前无法想象,但现在想来,恐怕便是今日陈书荒和他背后那名主人一样的情形。”
  陈子云也知道陈尽如此时彻底的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所以他也很直接的接着说道:“所以当年幽王朝的无数强大修行者,虽然得到了他的一些修行功法,或者说,也就是那些功法让他们变得远超一般的修行者,但那些功法存在的问题,便是自己修行的真元恐怕就像是朝贡一般,会自然朝着幽帝汇去一部分,而幽帝因此不用自己花费无数时间凝练真元,也可以从他整个王朝的无数修行者的修行之中,获得恐怖数量的真元。”
  陈子云想着当年幽王朝的情景,想着记载之中那个鼎盛的修行者时代,想着一统天下的那个被称为神朝的无比强大的王朝之中无数的修行者…想着这些修行者每日的修行都要贡献一部分真元给予他们的帝王,想着幽帝当年的强大,他都不免有些心神震荡。
  那真是无法想象的情形。
  若今日他感知到的河道那头是一片湖泊,那当年的幽帝,真的便是一片海,一片星空。
  越是如此,他越是能够理解在今日陈子云和那名老人的谈话之中,那名老人为何那般“冥顽不灵”,为何始终都不觉得众生应该平等,而始终觉得他们本该就是摆布世间的神明。
  “若真是和我们推断的无异,那不管他的这名主人到底是何等的修为,但体内的真元数量,必定惊人。”陈尽如看着他,凝重的继续说道:“那这些修行者和那人既然功法存在这样的联系,这种元气的通道既然真实存在,那背后那人也一定能够被找出来,不是我们先找出来,便是魔宗先找出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